还有很多“小花梅”,她们怎么办?

当代公益微信 2022-02-16 16:25



“当我被拉扯着进村,挣扎中,我就看到过这四棵白皮松,高高地站在坡崖下。我惊恐这是到了什么地方,村子竟然就是一面坡,又全然被掏空了,高低错落的都是些窑洞,我感觉我成了一只受伤的还蠕动的虫子,被一群蚂蚁架起来往土穴里去。

在贾平凹的《极花》中,被拐卖到偏远山村的女孩胡蝶如此讲述自己被拐时的遭遇。

 

在这位作者虚构的故事中,一次次逃脱失败的胡蝶,最终接受了残酷生活,主动融入乡村的生存规则与野蛮的文化秩序中;而与你我共处一个现实世界的小花梅,数日前仍被铁链禁锢着,在“这个世界不要俺了”的绝望中苦苦挣扎,控诉房间里的人都是“强奸犯”。



一个小花梅被解救了,但在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很多小花梅在痛苦中绝望度日,她们怎么办?

 01

《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一书中显示,1986年以来,从全国各地被人贩子拐卖到江苏省徐州市所属6个县的妇女共有48100名。值得注意的是,这本书的出版时间为1989年,仅与1986年间隔3年。



自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订,拐卖妇女、儿童罪正式确立以来,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港澳台地区不作统计)均发生过拐卖妇女、儿童案件。
 
河南、山东、云南、福建为拐卖妇女、儿童案件多发地,案件数均在1000例以上(数据截至2019年)。大部分被拐女性是由贫困闭塞的云南、贵州、四川地区,流入至相对富裕的浙江、江苏、山东、安徽、福建等地区。



 02

被拐卖的妇女往往囿于多层困境中。在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研究员王金玲的著作《被拐卖婚迁妇女访谈实录》《中国拐卖拐骗人口问题研究》中,许多被拐女性在被拐前所生活的地区都欠发达,原生家庭贫困,不被父母关爱甚至双亲离世,未接受过良好教育......无论物质还是情感,都处于相当匮乏的境遇。
 
因此,不乏一些期待明朗新生活的女性,像《极花》中的胡蝶和《盲山》中的白春梅一样抱有美好愿景,渴望能通过去城市打工、跟随好心人做生意、嫁入更富裕的人家等方式,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没料到,等待着她们的是另一场苦难。
 


被拐卖的女性,在流入地是异乡人,也是边缘人,属于弱势群体。知识贫乏、形单影只,被买家暴力控制,甚至一个村庄的人都沆瀣一气。在民间调查中,许多被拐卖女性“嫁”的人家也多是没文化没钱财的男性,她们只有在无望中挣扎。也许有些人和胡蝶一样,在一次次绝望中被归化、放弃、妥协,因为孩子的羁绊留在了被拐卖的村庄里。



03

无论出于何种理由,无论被拐卖者生活幸福与否,拐卖人口都是令人无法接受的犯罪行为。1921年,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办的第一份女性刊物《妇女声》就宣告“妇女解放即是劳动者的解放”,女性早已不该是一种被客体化、工具化的存在,而在一些观念落后的乡村,女性俨然成为了一种生育机器,甚至不惜以“购买”的非法形式去获得。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1年度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中国已经从2013年的69位下滑至107位(共收录156个国家数据)。其中,中国新生儿男女比例依旧为全球倒数第一,而根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在1至4岁人口中,中国2800多个区县中有295个男女比例超过1.4,即意味着会有越来越多的单身男性。
 


在传统乡村,衡量一个家族是否兴旺稳定,最重要的标准就是青年是否已经娶亲、家里有几个儿子。如果到了已婚年龄仍是单身,就会遭受非议,被看作没有出息。与此同时,中国长期的农业社会也是一种男权社会,经济结构、社会结构和封建传统观念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形成了“重男轻女”的社会现象。

一些人会为了节省养育成本,实现所谓的“利益最大化”,甚至会溺杀女婴,长此以往恶性循环,进一步加剧了性别失衡。在这样的情况下,拐卖成为了一种无视法律的人眼中的“办法”,而女性,则成为了这种恶性循环下的终极受害者。



 04

从董某民用铁链栓妻、钟某仙吊打妻子,到饱受痛苦的母亲戳伤孩子,再到震惊大众的“无妈村”。这些社会现象暴露了部分乡村底层百姓的生存现状,也让人们目睹了被拐卖妇女们的深重苦难和痛苦挣扎。

被金钱崇拜和古老的传统封建思想扭曲的人性,知识匮乏导致的愚昧和漠视法律滋生的野蛮,让这样的悲剧一再重演,反复循环,吞噬着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如同《美狄亚在科任托斯》所揭示的,造成悲剧的并不是那些身处物质与精神双重困境中的女性,而是没有责任感的父亲和虚伪的社会道德。



对被栓在房间里的母亲冷眼旁观的“捐助者”,把受吊打迫害的女性当做茶余饭后谈资的村民......“社会的罪恶从来不是一个人造成的,是实施者、袖手旁观者和试图掩盖者共同的罪恶”。如何不成为雪崩中的雪花、洪水中的雨滴?如何解救更多的小花梅?如何让类似的悲剧不再发生?除了官方力量外,这也是每一个社会公民需要思考的问题。



 05

《中国拐卖拐骗人口问题研究》中提到,“在现有的生活重建模式及工作中,应该扩大目标人群范围,将所有的拐卖拐骗行为相关者——被拐卖拐骗者、拐卖拐骗行为人、收买/收纳方等都包括在内,坚持多角度、多维度、多层面、多方位地全面进行综合性的生活重建。” 

被拐卖的妇女获得解救后如何回归正常生活?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能为她们重建生活提供怎样的支持?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遗憾的是,在查找资料时,我们发现以被拐卖妇女为受助人的公益项目几乎为空白。

相信随着去年4月《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21—2030年)》的发布,会有更多被拐妇女走出深渊,也期待着有相应的公益项目为她们在观念、知识、能力、心理等方面的重建提供帮助,更好地面对崭新的生活。

注: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最后,我们呼吁大家积极参与打击妇女拐卖的行动中来,您可以通过以下平台提供线索或志愿支持;
 
1. 央视公益寻人栏目《等着我》栏目
http://tv.cctv.com/lm/dzw/?spm=C31267.PCvJRayDsvhz.0.0

2.【缘梦公益】民政救助寻亲平台
http://www.yuanmengjijin.com/html/project/minzheng/

3.【宝贝回家】平台
https://www.baobeihuijia.com/Index.aspx

4. 公安部团圆行动
打开支付宝,搜索“团圆行动”,可在“紧急寻人-寻找中”一栏获得寻人信息,也可通过该小程序进行走失报警和寻亲。

▼ 往期精彩推荐 ▼
当代公益
【陪你长大,看你发光】-Vol6 2017年夏天,上海启梦之旅夏令营,在这个热情的季节,雪佛兰·红粉笔和唐茜第二次相遇。 在参观完复旦大学后,唐茜悄悄立下志向,以后要来大上海读复旦大学,然后做一名教师,还要帮助贫困山区的学生。 唐茜在日记里还写道,不要只看着山区里的东西,要看得更远,想得更宽,人可以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 更多#发光故事 将温暖上线,希望这些与热忱、坚定和爱有关的真实故事,能为你的2022带来向上的力量。

益宏公益2021 | 走过四季,这束公益之光始终温暖相伴

让这件红外套,成为乡村孩子的冬日暖阳

与世界同频,与公益“箱”遇


当代公益入驻平台
当代公益即可查到


当代公益:知名社会企业,由南方系资深媒体人发起,是国内领先的公益服务提供商。为用户提供公益资讯、策略、资源整合、项目执行、全媒体传播等服务。运用商业机制推动公益创新,致力于让公益成为更多人的生活方式。

商务合作/授权转载:
当代君:dangdaijun001(微信)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