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水滴筹,我们为何如此耿耿于怀?

当代公益微信 2019-12-05 11:32医疗,慈善捐助,行业观察

针对近期曝光的“水滴筹”扫楼筹款视频,尽管水滴筹官方给予了正面及时的回应,但大部分公众仍然对水滴筹事件抱持着不谅解的态度,话题还在发酵中。

 

对于水滴公司而言,这是一次巨大的信任危机。

 

对于公众来说,同样也是一次面对公益捐款的灵魂拷问。

 

针对水滴筹事件,首先我们需要厘清一个关键问题,此次水滴筹扫楼筹款针对的是个人大病求助,水滴筹只是作为一家众筹平台,为个人求助者提供免费募捐服务,并不属于公益筹款的范畴,而捐助者的捐赠行为也属于民事赠与行为

 

事实上,无论法律层面如何定义这种行为,在绝大部分公众的心中,这都是自己参与公益的一种形式同时,不可否认的是,在公众的认知里,参与捐赠是基于对平台的信任,而对于水滴公司,公众信任同样如金子般珍贵。正如水滴公司创始人CEO沈鹏所言,“在互联网健康领域,经营信任是关键。

 

基于此,当代君,作为一名普通的捐赠人,一名公益领域的从业者,内心里存有一些疑问,或许这些疑问也是公众内心里那道过不去的坎儿。

 


问水滴筹

激励机制的后果是否可以预见到?

 

“最高提成150元,月入可过万。

 

“每个月都有指标,最少得完成35单,发不完就会被淘汰。

 

“拿到6000元绩效每个月需要促成20个人在平台上发起筹钱...”



仅就商业平台而言,这种激励机制无可厚非。可当平台所涉猎之物与人们的善意挂钩时,这种激励机制大几率会成为恶之源。


水滴筹事件发生之后,水滴公司也就此项激励机制进行了调整。同时,回应中称,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公司的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

 

然而,我们想问的是,作为一家成立4年,并且已经完成5轮融资,融资额总计高达近18亿元的社会企业,难道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激励机制将会导致怎样的后果吗

 

据媒体报道,水滴公司创始人CEO沈鹏曾表示,水滴筹在线下有300多个片区经理,管理的1.6万多个志愿者,覆盖了中国400-500个城市。




如此规模的团队,通过末位淘汰制,必然指向的是所谓“志愿者”之间的竞争,个人利益之上,难道真的要让他们用爱心去规范自我的言行?这,未免有些“童话”意味了。

 

如果说是个别人违反了公司的价值观,那么试问,如此商业化的激励机制是否在根本上就是与企业的价值观背道而行呢水滴筹又做了哪些事情让企业的价值观在下沉到最基层员工时依然保持生命力且不变味呢?

 

如果说大规模的地推只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水滴筹的渠道,那么如此松懈的管控未免太过“虎头蛇尾”,试想一下,凡是见识过地推人员销售式“推销”之人,又会对线上互助募捐作何感想?结果只能让投机之人有机可乘,让爱心之人失去信任,信任之弦一旦绷断,又如何才能复原?

 

正如水滴筹官方回应所言,是公司的管理出现了问题,但这些显而易见的问题不该是通过这样的形式去倒推式解决。

 

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曾说过,“人都是自私的”“人也是有同情心的

 

公众会因为同情而伸出援手,献上自己的爱心,同样也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对募捐敬而远之,当公众的信任被透支,平台的价值又该何去何从


 

问水滴筹

商业与慈善之间该如何平衡? 


水滴筹事件发生之后,也引发了商业与公益到底能否兼容的争论。

 

如前所言,水滴筹作为一个平台,本身可以看成是一个带有公益色彩的商业行为,在平台上发生的个人求助及捐助,法律层面上都不属于公益的范畴。尽管其在某些层面与公益组织的价值趋同,但在本质上它还是水滴公司商业模式的一环

 

从商业的角度去透视水滴公司,在其由水滴筹、水滴互助与水滴保所构建的商业闭环中,水滴保是最主要的变现渠道(2017年5月,水滴公司获得保险经纪牌照),而水滴筹则是其重要的流量源头。相信这也是水滴公司花费大力气组建地推团队,推出导向性极强的激励措施的本质动力。




当代君认为,作为互联网互助公益平台,尝试用商业办法解决社会问题,引导更多的力量参与其中,对社会是有着积极正向意义的,这应该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公益事业探索该有的模样。

 

希望工程创始人、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在《公益向右,商业向左》一书中说,在“社会创新”的混沌地带,创新者很容易被“他杀”,如果自己也被世俗势力困扰和绑架,患得患失,没有与之对抗的勇气和能力,则可能走向“自杀”。

 

在当代君看来,公众对“公益与商业只能泾渭分明”的固有思维可能会成为社会创新的“杀手”,那么,水滴公司与之对抗的勇气和能力又该体现在哪里?或许就是坚守“保障亿万家庭”的初心,或许就是对“经营信任”的商业本质理解。



 

而在行动上,我们看到的却是在水滴商业急着奔入发展快车道时,由于管理上的失误,对公众信任的消耗,这无疑会加深公众的误解,为自己筑起创新发展的壁垒。

 

要知道是否被公众误解,主动权从来都不在公众手中,在这条任重而道远的探索之路上,是否能够不忘初心,在资本的压力下,用每一步的谨小慎微去守护普通民众的爱心与信任,才是真正的勇气和能力。



问水滴筹

信任危机之下,监管机制何在? 

 

此次水滴筹事件,最为公众和媒体所诟病的,还有监管机制的缺失

事实上,对于水滴筹这样的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平台来说,法律适用情况更为复杂,既不适用于慈善法的管控,相关的法律规范也尚处于空白,网络平台、发起人、筹款人、捐赠人的权利义务、责任承担均无明确规定

 

在今年11月份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案中,朝阳法院就建议民政部协调推进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立法工作,建立健全部门规章;水滴筹平台加大资源投入,健全审核机制,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和监督力量等。

 

早在10月,“水滴筹”“爱心筹”“轻松筹”3家平台也曾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



 

然而,此次事件无疑证明了,仅靠自律是远远不够的

 

在视频中,我们看到,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产业情况不加审阅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对求助者的故事更是套用模板,不顾事实只顾煽情。我们也注意到,在众多文章的评论下面,也引起了一众网友的共鸣,很多网友纷纷爆料身边的水滴筹诈捐事件。众筹款项远高于治疗费用,受助者将捐款费用用于个人生活改善的案例比比皆是。




每一个这样的案例,都是爱心人士心头上的一根刺,我们愿意对这个世界保有善意,却不愿意别有用心之人利用这份善意行己之利。日积月累,这根刺早晚会变成一个窟窿,窟窿一旦形成,又岂是一个声明、一个紧急工作组所能弥补?


作为网络求助平台的新生事物,在监管上,的确需要多方的共同努力,政府监管、平台风控以及第三方监督,缺一不可,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但我们想知道的是,作为平台风控方,水滴筹是否真的在秉承初心尽力为之?



 

犹记得,今年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募捐事件之后,水滴筹官方曾回应,“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

 

这样的回应,尽管正确,却无法让公众信服。再加上,此次视频中地推人员的诱导式填报金额和财产情况,且不论后续的资金走向如何,试问,核实求助人基本信息的义务又何在?这样的硬伤又如何让公众谅解?

 

对于明显存在疑问的事件之上,本应从内部审查发现问题,而非当公众的质疑声已经不可控时,才去做相应的处理。不要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最后,当代君想说的是,此次水滴筹事件对水滴公司而言,绝不应该仅仅是一次危机公关事件,如果真的能够以此事为契机,在监管机制、信息透明度、人员素质等方面有所提升,重新赢得公众的信任,也不失为公益与商业摩擦融合之路上的一次有力探索。


注:文中图片均取自网络。


▼ 往期精彩推荐 ▼


水滴筹“扫楼”医院拉人头,漏洞有多大?
比尔·盖茨的烦恼:有些棘手问题,不是钱就可以解决的
徐永光:30年公益进退如之何?

上一篇:只要我活着,你就是我兄弟!

下一篇:暂无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