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家乡》最大彩蛋震撼曝光

当代公益微信 2020-10-15 10:46

来源丨一日一度(yryd115)
作者丨度公子


所有的付出都值得被表彰。

过完国庆,《我和我的家乡》总票房已破13亿,豆瓣评分7.4,算是国庆档小丰收。


假期回老家,跟朋友约看电影,十分应景地刷了一遍。

 

五个单元独立叙事,五大导演团队分庭抗礼,在主旋律贯穿下,也有笑中带泪的发挥。

 

不过比起电影本身,我更想谈谈它背后的彩蛋。
 
范伟饰演的老乡村教师、邓超饰演的治沙英雄、沈腾饰演的下乡扶贫干部,他们都有活生生的原型人物。
 
他们伟大而平凡的一生,从未走入我们的视线。
 
但借此机会,我想应该还给他们应有的掌声。


01

黄沙漠南起,白日隐西隅。
 
毛乌素沙漠,在过去1000多年里,罪行累累。
 
它吞噬了6座城镇,412个村庄,120万亩农田牧场。陕西省榆林市甚至不得不南迁三次,以逃出荒漠的诅咒。
 

而如今的毛乌素沙漠正在从陕西版图上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植被盎然的绿洲。
 

榆林百姓再也不用经受沙尘遮天、田地干旱之苦,这多亏了一批治沙英雄。
 
《我和我的家乡》里邓超饰演的乔树林,一副落魄乡镇企业家模样,满嘴跑火车,整天被催债,人设却在结尾处催泪反转。
 

他欠债,因为治沙。
 
在乔树林的表彰大会上,台下坐着的都是真正治沙英雄,第一排便是张炳贵、牛玉琴和石光银。
 

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老人,都经历过呼吸一口、满嘴沙子的苦日子。

不等沙尘暴来袭,哪怕一阵风吹过,黄沙都能打得窗户上,噼啪作响。
 
上世纪,榆林被称为“沙漠之都”。它缺水、缺庄稼,却最不缺满天的黄沙,贫困程度可想而知。
 
1983年末,石光银辞去农场场长,主动承包了3000亩荒地。没劳力、缺资金,他走家串户说服村民跟他一起干,誓要把黄沙治好。
 
往后37年间,他和村民治沙22.8万亩,栽种2000万棵树木,成为中国首位个体治沙面积最大的承包户。
 

2003年,张炳贵承包了300亩低产林改造工程,十年耗费200多万,把荒漠变成了花果园。在这里栽培出独特的沙地苹果。
 
在诸多治沙英雄中,牛玉琴更是巾帼不让须眉。
 
起初为了治理荒漠,她和丈夫变卖全部家产,给6600亩沙地种上了树苗。

可是一场沙尘暴,席卷天地,顷刻之间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多年积攒的全部身家也残忍归零。
 
但她没有停下治沙的脚步,要跟黄沙一战到底。
 

然而祸不单行,1986年,丈夫罹患骨癌,先后7次手术,终究还是撒手人寰。
 
给牛玉琴留下的是,患有精神病的婆婆,和一片寸草不生的荒沙地。
 
那时,她的愿望很朴素:吃饱肚子,摆脱贫困,把荒漠变绿,日子才能过好。
 
34年的坚持,牛玉琴栽培下的绿洲由1万亩,到11万亩。

她经手的2800万棵树苗,树起了毛乌素沙漠的一道绿色屏障。
 
黄沙治好了,小家富裕了,她又照料起村里的大家。

30年前,牛玉琴自筹3万元,给村子里盖起了小学,让60多个学龄儿童摆脱了目不识丁的宿命。
 
20年前,她筹集1100万资金,给村里通电、铺路、搭建自来水管道。
 
后来,她又帮村民装电话、安电视,给镇上中学建了两栋教学楼。

村里、镇上又往现代化生活迈了一大步,这里终于不再叫穷乡僻壤。
 
她把不毛之地变成人造绿洲,也让黄沙笼罩下的贫困乡村焕然一新。

难道不值得被重视吗?
 
在张炳贵、石光银、牛玉琴们的努力下,毛乌素再传出好消息: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达到93.24%。
 
用不了几年,这片荒漠便成为过去时。

中国人消灭了一块沙漠,当世界为之震惊时,我们千万别忘了,曾经有一群朴素的农民:

他们掏空积蓄、耗费一生,把荒漠变成绿洲,在贫瘠的命运上种出奇迹。




他们平凡又伟大,值得被记录、被看见。


02

范伟在《最后一课》中,贡献了堪称完美的一场表演。
 
他饰演一位阿兹海默症的乡村教师,重返执教过的校园,展开了一段乡村教师的回忆。



但这个人物的原型其实是两位女性乡村教师,她们叫张桂梅和支月英。
 
张桂梅校长创办云南丽江华坪女子中学,为上不起学的女孩提供免费教育,全校升学率连年高达百分百。
 
她托起了一个个辍学女孩的未来,却压垮了自己的身体。
 

张校长患有骨瘤、肺气肿、小脑萎缩等大大小小17种疾病,连起身站立都需要搀扶,尽管如此,她依然坚守在女校。
 
这份壮志豪情怎能不令人动容。
 
另一位乡村教师一直鲜为人知,她叫支月英。
 
“你要是去山里当老师,我一辈子不认你这个女儿。”
 
1980年,顶着家人的反对,19岁的支月英毅然成为一名乡村教师。
 
宜春市奉新县泥洋村小学,海拔近千米,离最近的乡镇也有45公里。老师吃饭,只能靠自己种菜。
 
教学条件更是简陋至极,一块旧黑板,一间墙皮脱落的破教室,一张张东拼西凑的桌椅。
 
来这里支教的老师,待不了几天,都会被恶劣的环境击退。支月英一开始也差点被吓倒。但面对孩子和家长们的期盼,她决定再试试。
 
这一试,便再也离不开大山。
 

校舍漏风,她去买薄膜和钉子贴好;开学用的课本、粉笔,她用扁担独自挑上山。
 
每每有贫困家庭交不上学费,她就用工资垫付;如果哪家不让女孩上学,她还上门走访,做思想工作。
 
她和大山里的孩子感情越来越深,这份羁绊伴随着她从“支姐姐”成为“支妈妈”。
 
她执教的学校也从泥洋村小学,到泥洋林业分场子弟学校,再到白洋教学点。

一次比一次更偏僻,教学条件越来越艰苦。
 
村民为了留住支月英,隔三差五来送吃的,甚至还有农妇搬来被褥,晚上轮流跟她作伴。
 

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她的扁担已经挑不动那么课本,便学会了骑摩托。山路崎岖,车祸时有发生,三十多年间,她报废了六辆摩托



支月英的教学水平高,手头的工作越来越繁重。

2000年之后,她要负责三所学校的教学和管理任务。
 
根本无暇保养身体,就连胆囊结石手术前,她还站在讲台上授课。

高血压造成视网膜出血,她只剩下一只眼睛,维持视力,处理教学工作。
 
2012年,村民联名把疾病缠身的支月英,又请回了白洋村执教。她终于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校舍。
 
2016年,支月英荣获感动中国年度人物。
 

颁奖词如是说:
 
你跋涉了许多路,总是围绕着大山,吃了很多苦,但给孩子们的都是甜。

三十六年,绚烂了两代人的童年,花白了你的麻花辫。


03

开心麻花团队拍出的《神笔马亮》,依旧延续了高密度笑点的喜剧特色。
 
马亮,放弃去理想中美术殿堂留学,扎根农村当扶贫干部,闹出了一系列荒诞的笑话。

最后利用稻田画,打造出特色旅游项目,实现了另一番事业。
 

这个故事灵感,来源于张渠伟和冯亚珂的真实故事。
 
扶贫干部张渠伟,苦熬1600多个日夜,走乡访村,眼睛濒临失明,只能一手拿着眼药水,一手看文件。
 
但他的付出让14万人口摘掉贫困的帽子,130个村子走上致富之路。



签上名字就立下了军令状,没有硝烟的战场你负了伤。

张渠伟的身上是勤恳踏实的扶贫干部缩影,而冯亚珂则是新一代的乡村建设者。
 
他和马亮一样,是美术专业出身的画家。

学生时代,冯亚珂跟导师经常外出写生,去过不少写生基地。
 
看遍了那些老屋、老树,他总浮现出家乡三合村的景象,为什么不能在家乡改造一个写生基地呢?
 
三合村偏远闭塞,有三分之一的贫困人口。这里青山秀水,难得一见,可村民们除了务农打工,似乎都忘记了这片大自然的馈赠。
 
作为村里第一代大学生,冯亚珂毕业后立刻回村,几乎借遍了所有熟人,凑齐了100多万才创办镇上第一家写生基地。



他开车四处宣传,终于把古朴自然的三合村搬到了美术生笔下。
 
两个月的时间里,三合村接待了数千名前来写生的游客,跟不少美术高校、画室建立了长期合作。
 
围绕这座基地,他又亲自搭建宾馆,招募村里的贫困户,来宾馆当服务员、厨师。
 
冯亚珂还带人修复了老井、旧宅,专门设立了写生亭、展示墙,写生基地正在逐步走向成熟。
 


村民们不用背井离乡,也能有所收入,贫困户的数量日渐减少,这都多亏了冯亚珂当初大胆的设想。
 
如今,这座村庄古典与现代并存,艺术与民俗兼容并蓄。

也许冯亚珂会偶感遗憾,没有在绘画这条路上深造。

但他用自己的理想,换取了家乡另一片光明的未来。


04

《我和我的家乡》整部片子,其实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
 
但它让我们看到了一群普通人耗费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坚持一件小事,也能带来不凡。
 
我们歌颂伟大,颂扬奇迹,但常常忘了,英雄一开始也是普通人
 
无数不起眼的普通人汇聚在一起,才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城市太久,困在一方格子间,面对着电脑处理工作,总有些人会萌生出奇怪的优越感。
 
嫌弃地铁里的建筑工人,瞧不起奔走的外卖小哥,而恰恰是他们,在疫情最艰难的时候,构成了我们便捷生活的支点。
 
所有劳动者都应该被赞扬,所有的付出都值得被表彰。

只有尊重他们,我们的社会才能更光明。

片来源:网络

▼ 往期精彩推荐 ▼

十一年,她寻找那些正在改变世界的普通人
我的自闭症儿子今年40岁,做他妈妈很幸福!
离开公益的年轻人:怀揣理想,为何不得不离开?


上一篇:假如生命只剩三年

下一篇:暂无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